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健康新知
我国艾滋病防控面临新挑战——合成毒品滥用正在酿造“艾滋”更大传播风险
时间:2014-01-22 14:27来源: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阅读:980 次

2013124,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在京召开禁毒防艾专家研讨会,邀请多学科领域专家与相关专业人士,共同分析中国药物滥用现状、危害与发展趋势,交流药物依赖治疗研究进展与社区康复服务经验,深入研讨禁毒防艾策略与措施。会议提出,尽管近年注射吸毒传播在我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所占比重下降,其感染人数已被经性途径感染人数显著超过,但禁毒防艾工作任务依然艰巨。其中特别需要警惕的是,新型合成毒品滥用正在我国酿造艾滋病毒传播的更大风险,并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防控所面临的一个严峻的新挑战,而亟待采取措施,加强防控。

  所谓合成毒品,是相对鸦片、海洛因这类传统麻醉毒品而言的,《国际禁毒公约》和我国法律法规所规定管制的,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的一类药品(毒品)。其作用可使人兴奋、抑制或致幻,连续使用能使人产生依赖性。鸦片、海洛因主要取材于天然植物,合成毒品以化学合成为主。由于合成毒品近20年才在我国出现滥用,且多发生于娱乐场所,故又被称为新型毒品俱乐部毒品休闲毒品。与传统毒品相比,合成毒品的使用更易促发艾滋病毒经性途径传播。因为吸食这类毒品后,人往往处于一种迷幻及性兴奋状态,易于发生高频率、无保护的群体性滥交,所面临的感染艾滋病毒和其他性传播疾病的风险极大。而且,滥用毒品者复杂的性伴网络,使其成为传播艾滋病毒和其他性传播疾病的桥梁人群。

  此次会议披露,近年来我国滥用合成毒品人数逐年增多。无论是现存药物滥用者,还是新发生药物滥用者,使用合成毒品者所占比例均逐年增加。专项调研显示,2006年以来,我国海洛因滥用呈现遏制态势;而合成毒品在吸毒人群中的构成比,从2006年的6%逐年稳步上升,2012年底已达38%。预计未来一两年之内,合成毒品的构成将超过海洛因。近年来,在不少地区合成毒品滥用增长势头之猛出人意料。在很多地区新滋生的吸毒人数当中,90%以上都是合成类毒品滥用。截至2012年底,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09.8万名,其中滥用传统毒品(阿片类)人员127.2万名、滥用合成毒品人员79.8万名。国家药物滥用监测也显示,海洛因等传统毒品仍在流行中,甲基苯丙胺(冰毒)等新型合成毒品滥用增加明显,并已经成为新发生药物滥用人群的主体。覆盖31个省份的监测数据表明,年龄在25岁及以下的低龄人群约占初次滥用药物人群的1/2。而在滥用新型合成毒品的女性中,60%以上初次滥用药物年龄在25岁及以下。

  与会专家指出,当前我国滥用毒品的种类呈现出多元化态势。以往吸毒人群以海洛因、阿片类毒品滥用为主,现在形成了海洛因滥用、新型合成毒品滥用两大群体。而且多药滥用非常普遍,交叉滥用日益严重。在海洛因滥用群体中,也有很多人同时滥用合成毒品。合成毒品滥用人员中,有的也在滥用海洛因,两大群体间相互渗透。而合成毒品滥用也正在从场所性、机会性使用,越来越多地发展为习惯性、强迫性使用。同时,合成毒品大多为片剂或粉末,吸食者多采用口服或鼻吸式,具有较强的隐蔽性。吸食者年龄趋于低龄化。

  与会专家强调,目前社会上对合成毒品的危害认知度低,甚至错误地认为其无成瘾性。事实是,它只是成瘾的躯体症状轻,在心理上的成瘾性很重,而且戒除毒瘾更难。特别是,目前在世界范围内,对合成毒品滥用成瘾者,尚无法治疗。而对于海洛因成瘾者,尚可以用美沙酮维持治疗以降低危害。

  专家报告警示,合成毒品毒性大,成瘾性强,吸食后会出现幻觉、极度亢奋状态、抑郁等精神病症状,其行为失控易造成暴力犯罪。于社会危害,于自身健康损害都更为巨大。

  专家报告称,合成毒品危害主要有4个方面。其一, 滥用后可导致成瘾行为,长期滥用可导致慢性中毒状态。其二,可导致精神病性障碍或状态,不可控制的易激惹、冲动、暴力行为。其三,可导致急性中毒后行为失控,毒品作用下的性乱与传染病传播。其使用对性的刺激非常强烈,青少年群体性滥用后会造成性乱;甲基苯丙胺可注射使用,如果在我国形成甲基苯丙胺新型毒品注射使用,所导致的艾滋病传播危害将是双重的。其四,滥用后可导致躯体急性中毒。

  与会专家呼吁,高度重视并积极应对新型合成毒品流行带来的新挑战。各有关部门要加强合作,尽快研究防控对策,采取切实可行的防控行动。禁毒防艾不单纯是医学的问题,还涉及社会众多方面和领域,需要综合防治,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。